“无论您去哪儿,您都要记住,您是这里最无知的人,您要小心啊。”

写东西是这样的,我对于一切听觉嗅觉触觉都很敏感,基本上可以用一段旋律/噪声和一种气味再加上特定的物品直接定位到一段回忆的每一个细节,尽管这么多年了我早就对于外界的感官刺激麻木不堪,但一些记忆深处的童年是无法遗忘的,从最熟悉的童年记忆写起来是这样,写那些灰蒙蒙的日子很顺手,我确实很成功的回忆起了,噩梦噩梦每一个噩梦。

那是潮湿雨天渗进砖缝的积水,廉价广告纸包裹起来的长廊只在天花板与墙角露出鱼鳞状的墙皮,院子里的老人在烈日照不到的一角乘凉,一日复一日,救护车每隔一段时间来,带走面熟的老人并留下进行葬礼的家人。褪色钥匙掉在水泥地上会惊醒整栋楼的声控灯。


一楼没有人住,窗子自我记事起就是破碎的,里面早就被不知多少人破坏翻找过,找不到一件完好的家具或值钱的小玩意,我第一次从窗子里钻进去是被怂恿的,他们把嵌在木窗框碎玻璃取出来,让我进去把门锁打开,这很简单,但我不愿意。我说我的衣服弄脏会被妈妈骂,他们说可以把衣服脱了再进去,我在犹豫(也许这确实行得通),最后我还是弄脏了衣服,并且擦伤了手肘和脚踝。在...

潜入那些书本的边缘,在那里,你说风是潮湿苦涩的,花冠上的露水是卑劣的,摩挲着脱落的头发,她的手心微凉。

不过我无法理解,种子不会在书页中生根发芽,可书签会。

拐角处是你一直在寻找的,但薇薇安已经离去,她携带着所有回忆转身走进画里,成为你双手捧起仍有余温的灰烬,微弱的火星燎卷了袖口,但你的体温足以安抚人心,暴风雪无需按响你的门铃,你也无需在猫眼后谨慎的迎接。窗棂自有它们歌唱的频率,也不会过问你我。


只需聆听,为我和声。是明早将被拖进屠宰场的悲鸣?是我们在时间罅隙的密谋?是防空洞中铁锈味的喘息?


你说那是薇薇安在画中的诅咒,她只会出现两次。相遇时,她的身躯已被火焰烧毁,浓烟遮掩着残...

【心患】逃亡

 一个逃亡的if短打

2000+


 我对于心患的理解:

彼时他们走上一条更为艰难的道路,他们为之抛弃了所有——尽管埃米尔从来没有拥有过什么,但随着一次次的催眠与暗示,他以为自己拥有了永远不会离开他,永远不会放弃治疗他的爱人。而他真正拥有的爱人并非接受治疗时所认知到的那个艾达,而是在他治疗结束后在烛光下写下的二十一本治疗笔记,以及第二天带他去镇上采购食品,采摘野花放在花瓶中的三年时光。

他不再是她的实验品,她的事业,而是她的生活。

——————


  疯人院从来就没有值得关注的事,只有清洁女工在建筑里的走廊中缓慢的移动着脚步,褐色手套攥紧的口袋拖在地上发出沙...

你会在梦境的某个角落捡到一颗石榴,它像一座年久失修而褪去颜色的老建筑,拧开它的外皮,果实的积液顺指尖流下,砸裂了地表皱起的伤疤,疼痛在大地扎根,生长出苦难的果实,但只要吞下它,什么都没有了,石榴的幼子在唇齿碾压下干瘪,褪下这一代即将腐烂的皮囊,鲜血,软肉,聚成一团新的生命。于是无数新生儿紧密贴合着诞生于那小小的子宫,在它们母亲的怀抱下,随着若隐若现的羊水声(母亲的歌谣),在小憩中张开惊恐的眼睛,然后死去。

OTRoad普洪|Disconsolate Winds And Rains

2:00@京墨 

6:00@安咏 


8500+

一个发生在海上的故事


————


“战争前夕的漂泊作家为我们展现了小人物面对风雨的准备,直至我们的世界陷入黑暗…”


面前的记者将几份资料与其身份相关的证件推到她手边,伊丽莎白没多留意那份证件,她比任何人都更清楚附近的假证件伪造点,出了这家咖啡厅,直走三个街区向影子相反向走一个街区,奥利维亚的事务所会在这些小事上为他的儿女们赚出一笔可观的零花钱,她拿起报社为她发表没多久的作品写的,没有灵魂的推荐语。


她翻转手边的报纸推向记者的手边,放下那些腹诽,尽可能温和地问道。


"你想知道些什么...

【Benjamin生日24h 22:00】荒原与白雪

有推动剧情的工具人出现。

9000+

有很大年龄差(写的时候没想到落泪了)

因为在学校关了太久,细节的设定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就想了这样一个的前提。(dbq当成平行世界里的ABC叭/土下座)


AC来学校开展巢中的项目普及是得到特批的,于是接待室自然就成了临时办公室,负责实践课的Carmen一天时间基本全部花在植物园中,办公室自然也就选择了离植物园比较近的地方,接待室就只剩教授理论的Ayin老师独处。


————————


学校礼堂的演讲从不会有任何人感兴趣,但紧接着的放假典礼才是大家关注的重点。


“...课时安排为一个学期,项目最后将提供名额,被推介...

[nt群新年联文联画活动企划]虚空

主题:

反乌托邦(对不起写high了完全跑题了

有点辩论组和君臣组

个人方面是想试试用对话塑造人物

承认吧你就是ddl前摆烂

3700+   半rpg形式


【第一幕】


Entj:...这是哪?

Entp:你醒了,boss。告诉你一个坏消息,我们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但是我们被困在这里了。

Intp:已知的信息是,我们的一部分记忆被封锁了,想不起来什么是很正常的。

Entp:而且,只能这样用对话框聊天,没办法和周围的东西交互,因为周围的一切...都是空白的,没有被设计进去的内容,是不可以被探索的。

Entj...

【BA】一些日常

一些在学校的摸鱼

是日常

有一些私设

大概包含了一些之后文里的设定

———————————

在遇到Ayin之前,Benjamin从来没有为人际交往头痛过,至少在如何恰当地把握距离感这方面,Benjamin向来没有如此小心过。

在他这里对待他人只有一种方式,即仅很于点头之交的同学和老师,Benjamin甚至在一年的共处中都没有对应起他们的名字和面孔,但Ayin一出现就站在了另一个极端,以一己之力平衡了Benjamin的社交天平:他急切地想让Ayin看到自己。他从没在哪位老师的课上这样积极发表自己的观点,尽管偶尔的讨论拖堂让昏昏欲睡的同学们感到厌烦,但Benjamin并不在乎那些他记不...

和Mieao聊聊天吧

——在想既然部长们有核心抑制,那么相对的员工/研究所工作者也会有,于是就有了这篇

——并不是严肃的oc,随手的一些摸鱼罢辽,角色为内容服务。名字随便写的。

——时间线应该是在研究所,至于在和谁对话,我更倾向于是C

——希望所有思考者都能与自己和解


———

你好,我是Mieao,一个普通的工作者,我猜你现在一定有任务要分配给我,而我也并不需要在自我介绍上花费时间,对吗?


——是


好吧,除非紧急的事,请在一天前告知我,我需要提前更改计划表,当然,没有事是最好的。

(看表)交谈到此为止,下一次的休息时间在两小时后,请把任务内容和详细的要求通过邮箱发送给我,我会在两小时...

©蒲兰普落
Powered by LOFTER
      1/2